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一千零八十章 讨说法

神级奶爸 第一千零八十章 讨说法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虎奇的反应还是很快,三秒钟便冷声回道:

    “这里是罗兰星,你有什么问题,就问问精灵王。”

    “呵呵。”

    长脸男子嗤笑一声,看向精灵王,说道:“我建议我们这只队伍重新比试,让庞战龙退出。”

    “唰!”

    本闭目养神的虎元,睁开双眼,冷淡的目光看向精灵王。

    “规矩是人定下来的,我之前有说,参与者需要五十岁以下,可如果参与者本身有些特殊情况,是允许身旁守护者代为出场,现在前两组已经尘埃落定,后面八组,如果有这方面的想法,也可以调换。”

    精灵王面色平静,说出的这番话,给那位长脸男子都差点气炸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好一个精灵王!”

    他冷冷的看了眼精灵王,转身离开。

    而精灵王眉头一抬,想要说什么,最终深吸口气没有讲话,给人的感觉,好似要开口教训这个小辈,结果他宽宏大量,选择沉默般。

    “第二组得到之人,虎奇。”

    精灵王淡淡说了句:“第三组开始。”

    唰!

    妮娜脸色一变。

    闭上双眼。

    ‘父王,虎奇什么样,您明明很清楚,难道您舍弃我如此彻底,甚至不惜将我推向火坑?’

    很心痛。

    对这个不近亲情的父王,也有些心寒。

    她亲生母亲在几十年前陨落,她没了庇护之人,看上去是最美的七公主,也很受宠,可她清楚,她比不上几个姐姐。

    嗖嗖嗖!

    第三组,正是李木这一组。

    有不少人看向后侧,选择了替换之人。

    这让李木的表情像是吃了翔一样。

    心里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本来十分有把握的事情,结果现在凉了。

    “妮娜,我只能帮到这里了,成功与否,就看天意。”

    李木心中轻叹口气。

    “开始!”

    白色绣球,从妮娜的手中飞出。

    刷!

    瞬时间,三百人身形一动,飞在空中,快速冲向绣球。

    “剑若鬼蛇!”

    李木看了眼身旁十几米外的老者,一剑刺出,只见一道巨蟒,快速袭向老者。

    “哦?李公子竟有如此稳固的修为,元婴前期,果然是人杰,只可惜,对付我还有些太稚嫩了。”

    那位老者笑了声,左手一扬:

    “袖里乾坤。”

    滋啦!

    巨蟒能量,被他的衣袖尽数吸尽,随之打出一掌,从那淡蓝色的掌印可以看出,能量正是刚刚李木打出。

    反弹式攻击?

    李木目光微凝。

    进行防御,接着能量的冲击,身形快速向前飞去。

    这是一场三百人的争夺,而不是他和这位老者的争锋。

    那老者也知这个道理,但更为稳重,在人群后侧不慌不忙。

    甚至大眼一扫,那些替换上来的老者,都在人群的后方。

    为何?

    因为冲在最前方的人,面对的攻击强度最高,不值得,游戏最后一刻,便是后方的人胜。

    轰隆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最前方的李木,仲安等人,感觉一瞬间要面对十几道二十几道攻击。

    压力很大。

    一着不慎,就要落得受伤的下场。

    “嘶、呼”

    云霄图!

    李木深吸口气,双眼突然折射出精光。

    天空色变,巨大的云朵成型,随之化作旋涡,疯狂的旋转。

    见到这一幕。

    另外一侧的虎元微睁双目,眉头蹙皱:

    “看来云影天真的得到了云霄图。”

    “据说是张寒阳给他们的,那张寒阳,难道真的和云影天的祖辈有关,如果他是云影天的势力”

    心里也沉吟起来。

    虎符王室和云影天,势力差不多,云影天要略强一分。

    可对方杀了虎彬和虎至强,百年来,这是虎符王室最大的耻辱,不可能无动于衷,这几个月,将一些不断撩拨的小势力连根拔除,庞大的舰队扫荡半个海龙星域,可还是不能磨灭这个污点。

    除非杀了张寒阳等人。

    “他不敢来此,龟缩不出,我虎符王室,也只能等待。”

    “只要有天你敢出现,便是你的死期。”

    虎元有必杀之心。

    和虎符王室的王也有过沟通,已下定决心,最坏的情况,便是和云影天开启战争。

    无所谓,海龙星域,已平静百年,也是时候出现些波澜了。

    场内,李木打出的一记云霄图,让附近的人身形后退,脸色有些惊。

    “李公子惊为天人,习得云霄图,前途无限。”

    之前和李木过招的老者呵呵一笑,客气的说了句。

    他们虽然是竞争关系,可并不是敌人,很多势力都是属于那种点到为止,相互交好的情况。

    面对赞扬,李木神色也出现傲然。

    双手背负,意念控制云霄图,向下而落,化作成片祥云。

    “好秘术。”

    “不愧是云影天三大秘术之一,光是这攻击,便强过很多人拥有的神通。”

    攻击分散开来,并没有给众人带来多大的麻烦,只是阻挡了他们前进的身形。

    期间不少人开口赞叹。

    “诸位过奖了。”

    李木风度翩翩的说了句,身形却越来越快。

    “哈哈哈,可惜这是一场只有一个胜者的竞争游戏,我家少主,也想要得到妮娜公主,李公子,抱歉了。”

    人群中一位老者突然开口,身上气息暴涨,速度化作流光,仿佛一柄打出去的飞剑,势不可挡。

    这般惊天动地的威势,让在场不少人脸色微变。

    “人剑合一?”

    “马侗竟然悟出人剑合一,这招是可是鹄幕剑道的绝学之一啊。”

    “完了,马侗本来就接近元婴中期,施展这一招,这里也没人挡得住。”

    “看来我们这组,马侗要赢下比赛。”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马侗打出这一招,很多人当即放弃。

    李木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以他的速度而言,观察马侗这一招攻势,他挡不住。

    “比起马老你,我更愿意李木得到绣球,所以,李木,我助你一臂之力。”

    重要关头,没想到仲安站了出来,平淡的说了声,对马侗打出一道攻击。

    嗯?

    李木微微一愣。

    见马侗势头一缓,他眼睛大亮,立即打出一道剑招,身形极快速的向上冲去。

    一秒钟、两秒钟十秒钟!

    李木即将抓到绣球时。

    “可惜了,功亏一篑。”

    马侗轻叹口气。

    众人还以为他放弃,谁承想,他身上突然散发一股玄妙之力。

    刷!

    赤色能量将李木围绕。

    让他整个人禁锢虚空,正用能量破解,在这个瞬间,马侗化解了李木和仲安打出的攻击,在仲安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虚影出现。

    一共八道身影,同时冲向绣球。

    仲安手掌抬起,灵识察觉八个身影好像都是本尊般。

    无奈的放下手掌,微微摇头。

    刺啦!

    马侗将绣球抓在手里,笑盈盈的看了眼刚刚挣脱开来的李木,道:“李公子,承让了。”

    “这本就是竞争。”李木苦笑了声:“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哈哈哈,李公子谦虚了,公子悟会云霄图,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相互客套两声,第三组的人退场。

    唯独马侗,留在了广场边缘,站在庞战龙身旁。

    这三组,只有第二组的虎奇代表着庞战龙速度最快,第三组总共用时五分钟。

    此时太阳已经垂落,看上去一两个小时,便到达黄昏时分。

    令人激动的入洞房环节,也快要开始了。

    这场游戏,终究有落幕的时候。

    虎奇此时激动不已,目光凝视空中白色裙子的妮娜,呼吸都有些紧促。

    在他看来,妮娜公主,今晚属于他。

    “第四组开始!”

    “抛绣球!”

    “第五组。”

    “第六组。”

    “”

    看着一组又一组的争斗。

    周围近十万人,大开眼界。

    这种争夺,犹如看戏般,盛况还是比较少见的,汇聚了小半个海龙星域的名流贵门,这种场面,也并不多见。

    “每个人都很厉害。”

    种种画面,对柳清风的冲击很大,每个人都可飞天遁地,都可施展神秘术法,威力浩荡,隔着能量罩,他都能感受到浓郁的威压。

    如此海龙星域,还真是个庞大的世界。

    精灵族,暗影族,还有各种各样的种族,迷乱人的双眼。

    各种奇怪的植株,异兽。

    修仙界,才是大世界。

    柳清风看的热血沸腾,并不是想要好好修行,而是愈发坚定要开公司的想法。

    “我在修仙界开公司。”

    柳清风目中缭绕异彩:

    “第一步,便是海龙星域。”

    “是时候开始谋划了。”

    “小灵。”他看向身旁娇柔女子,说道:“纪录的全面一些。”

    “嗯,在纪录。”

    小灵点头,做了柳清风那么多年秘书,当然了解他的想法。

    “萌萌姐姐,太阳快要落下去了,现在是黄昏,黄昏的景色特别美,我们要不要拍照片去?”小陈川吃饱有些坐不住,缠着萌萌问道。

    “老实的坐着,马上要到关键时刻了,别添乱,添乱下次不带你出来。”萌萌立马说了声。

    “哦,那我不添乱。”陈川老实了起来。

    “这小家伙。”

    周菲好笑,陈川淘气的不得了,可在萌萌面前,被吃的死死的。

    没办法啊,萌萌前两年可是新月山上的孩子王,给这帮弟弟妹妹坑的都怕她。

    古怪精灵,还是萌萌上了初中后,情况才好转一些。

    但曾经不可磨灭的印象,留在心底。

    总被萌萌收拾的小陈川,已经习惯这样了。

    “爸爸。”

    萌萌有些紧张的说道:“第十组了,这组过后,就是十个人争夺彩色绣球。”

    “嗯,你看着就行。”

    张汉摸了摸萌萌的脑瓜,示意让她放心。

    对从没让她失望过一次的老爸,萌萌是绝对放心的,靠在藤木椅上,双腿微微轻晃,等待最后的时刻到来。

    从第四组开始,到第十组的争夺。

    最为激烈的便是第七组。

    大部分都是元婴前期的年轻才俊,这一组是唯独没有替换者的组。

    结果战斗却是最为激烈,各种招式层出不穷,因为大多数都是同等水平,白热化战斗的时候,是争夺整整半个小时之后,高达三分钟的强烈战斗,让数十人重伤退场,甚至有一人差点断臂。

    在那个时间,其实没有人在意什么绣球,有几个敌对势力,杀红了眼,整个三百人乱战。

    瞬时间,一百多人吓的退场。

    这特么玩命的打,也太吓人了。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打的最为激烈的地方,没有注意到,一个手臂受伤之人,悄悄地靠近绣球。

    轰轰轰轰

    各种剧烈的波动涌现,看的人头皮发麻,场外他们所代表的势力,也有人坐不住了,整个场面都充满火药味。

    甚至场外两方相挨着的势力,一共近百人,差点大打出手。

    精灵王心惊肉跳,心中急切的想要这场战斗结束。

    最终那位偷偷靠近绣球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得绣球。

    “第七场结束!”

    “停止战斗!”

    精灵王赶忙施展能力,覆盖整个战场。

    结果他的话一丁点都不管用,战圈中的数十人,来自于五个势力,仿佛进行生死战。

    这一刻,那位广姓老者,目中漏出了趣味,很喜欢看。

    虎元眯着眼睛,宛如在休息。

    实则正用灵识查探画面。

    两人没有任何阻挡下面战斗的架势。

    精灵王急了。

    眼见后面坐着的几个势力,要下场大战,他神色一怒,施展神木本源,见战场棒绝。

    “这里是我精灵族王宫,你们若想战,外面宇宙虚空随便你们。”

    精灵王愠怒着说了一句话。

    可算是结束了这第七组的争夺。

    看的众人热血沸腾,其实这种感觉,还有些像斗兽,周围的结界,不正如笼子一般?

    只不过没人敢说这话,他们都没资格下场,说出口,被有心人听到,终究不是好事。

    第八组的人也被吓了一跳。

    导致他们战斗的波动,小了太多,不想平白无故的受伤。

    第九组、第十组的争夺,也比较平静。

    三组总共用时,不超过半个小时。

    太阳西下,黄昏似乎要走到尽头,在对侧天边,一轮浩大明月,正缓缓升起。

    好戏似乎走到尽头。

    “十组人已分出胜负。”

    精灵王朗声说道:

    “接下来,便由你们十人,争夺彩色绣球,夺得者,就是妮娜的未婚夫。”

    话语还没有继续说下去,虎奇便忍不住问:

    “按照你族规矩,是不是成了未婚夫,今晚就要入洞房?”

    他的话语声,惹来了不少哄笑。

    这种事情,知道就好,拿上台面来说,有些俗套。

    可虎奇就是这样的人,十分好色。

    他的代表者庞战龙,也是在场十人中,最强的一个,若其他人不联合,那虎奇真的可以得到妮娜公主。

    “元素精灵族的七公主,难道要被虎奇那色胚子给祸害了?”

    很多人捶胸顿足。

    心酸不已,妮娜那般纯洁的人物想一想,真是天道不公。

    面对问话声,精灵王神色微顿,有心想要说些别的,可实力不允许。

    “是。”

    他回应了声,目光看向百米空中的妮娜,略微失神。

    他还是第一次见妮娜这种麻木的神色,宛如石雕般。

    嘶

    精灵王闭目深吸口气,心中叹息。

    睁开双眼后,看向十人,说道:

    “按照之前的规矩,你们也可寻找自己势力的替换之人,给你们十息选择时间。”

    这句话让几人有些意动。

    “哈哈哈,换呗。”

    刚有人想要替换的时候,虎奇大笑了声:“大不了我请元叔上场,反正最后都是我赢。”

    虎奇已经坐不住了,身形一动,来到广场边缘,目光环视在场所有人,气焰嚣张,大声说道:

    “我虎奇,势必得到妮娜,如果各位有想要调换的,还是先考虑清楚的好,我元叔一出手,非死即残,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大家要好生考虑哦。”

    威胁,**luo的威胁。

    在场不少人脸色微变,甚至有人心生愤慨。

    其中便包括李木。

    但他不得不承认,虎元出手的确狠辣,非死即残也并不夸张。

    势大压人。

    针对场上十人的势力,虎符王室最强。

    像云影天李木这样地位超然的,没有一人入场。

    也就是说,虎奇所威胁的人,层次低了一个档。

    毫无疑问,他嚣张,也是会看对象的。

    场上那些人脸色不断变换,最终时间过去。

    “既然你们没有选择换人,那就开始吧。”

    精灵王似乎也不想看到妮娜落在虎奇手中,可事已至此,他没有退路,整个人按照节奏行事,不敢逾越规则。

    就在这时,虎元突然开了口,目光看向空中妮娜,问:

    “听说张寒阳答应来参加你的成人礼,现在,成人礼将要结束,他人呢?”

    刷!

    妮娜脸色微变。

    他们在这里,毫无疑问,之前都和萌萌见过面了,可他们没有出现,说明无法阻挡大势,或许被莫文王叔安排在安全的地方,等待晚上伺机行动?

    有些猜测,但妮娜并不可能当场说些什么。

    她咬了咬牙,努力的平复心情,回答:

    “我不知道。”

    越不想漏出马脚,声音却愈发颤抖。

    虎元带给她的威压,太强大了,高到让他有股窒息感。

    “一般”

    虎元的声音低沉缓慢,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感情因素,仿佛在陈述事情般:

    “有点层次的人,都很在意自己说过的话,他既然不敢来此,那么,虎彬和虎至强的死,就该轮到你们元素精灵族说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