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衣挽唐最新章节 - 第八百零三章 难舍

锦衣挽唐 第八百零三章 难舍

作者:王拾肆书名:锦衣挽唐类别:玄幻小说
    “今晚你要去处理胤娘的事?”伍谦平看上去消了气,将明夷拉到怀里,坐在他腿上。

    “嗯,虽然晚了些,但并无危险。只不过在她面前演常戏,主要是幻枫的事。”明夷一脸乖巧,心里更是惴惴。

    “哦,那让他送你回来,太晚了,不安全。”伍谦平有一丝不情愿,但也不不得不承认,论武力,他远逊于夏幻枫。

    明夷搂住他的肩,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小心翼翼说道:“但杭州之行,我是不得不去的。龚君昊不可能与夏幻枫直接谈判。”

    伍谦平沉默了会儿:“仆射收到杭州一带近年水患频发的上奏,原是有意让我去巡查一番,但顾及我手中洞天福地的工事刚开始,难以脱身,便只让地方详细上书。若你定要去杭州,不如等我奏请去巡视,与你一同前去,如此也好放心。”

    明夷皱紧了眉:“你请示,而后准备出发,一行人舟车劳顿,一路各府县招待应酬,我怕夜长梦多。我与幻枫轻装前去,一路快马,也能早些回来。”

    明夷看伍谦平面色不善,解释道:“我需将叶与胤娘分别软禁,且不得为外人所知。多一天,便多一分风险,毕竟长安还有天一帮的耳目。此外,事情办妥,也需尽快回来,处理善后。”

    伍谦平无奈摇了摇头,示意她站起身。

    明夷以为他依旧生气,也有几分沮丧:“既要分别半月,我总想着,离别前你我温存甜蜜一番,我即便在外,也能所慰藉。”

    伍谦平身形一滞,仍是一言不发,出了屋。

    明夷身上颤了下,忽觉初夏时节也能如此寒冷透心,将衣裳裹紧了些,顾不得感怀,转身收拾起自己的衣衫。

    事情是必须要做的,纵然带着恶劣的情绪。如果不能解决天一帮的事,结成新的同盟,夏幻枫就无法光明正大回上官帮派,那么这一大摊子事就得搁浅。自己现在的身份无论如何不能再大张旗鼓混在江湖上,只有夏幻枫,既有充分的能力,又不会成为自己的敌人。

    上一回棋差一着,让胤娘控制住了储伯颜,已经使得她大伤元气。这一回,定要踏踏实实把帮派交给夏幻枫才安心。

    虽然谦平生气,但她信得过两人之间的感情,待他气过了,定能理解她的难处。明夷想着,眼里微微发酸,顾不上伤怀,将包裹迅速打好了。

    “拿去。”伍谦平出现在她的身后,递来一张信笺。

    明夷未及细看,已经喜上眉梢。他还愿意主动来说话,便是消了气。

    伍谦平声音仍有故意不掩饰的气鼓鼓:“好好收着,你这么不听劝,仗着我宠你罢了。”

    明夷嘻嘻一笑,接过来观瞧,简简单单“请予方便”四字,下面是两方印鉴,小的依稀能看出永裕二字,大的用的是叠篆,难以辨认。

    “这是?”明夷问道。

    “杜的亲笔函,加了私印和节度使印。你们若遇到需官府介入之事,可以此信求见当地节度使,从长安到杭州一路,应当畅行。”伍谦平苦笑道,“杜的印,莫说我这个小小堡部侍郎,即便是各位尚书,都比不过。”

    明夷面露惊色,将此信函小心藏在衣襟之中:“看来这秃角犀虽政绩平平,与各地方势力倒是关系紧密。此人,果真厉害。”

    与各节度使结成同盟的杜,要的就是权倾天下的高位,若唐宣宗满足不了他,他必定成为历史洪流的推动者,连同各地节度使,一同反唐,自立为王。

    而能和杜结成合作的伍谦平,也绝对不是可以小觑的人。

    明夷啧啧道:“我夫君更加厉害。”

    伍谦平浅浅笑道:“我若厉害,便不用你亲自赴险,只能用这封信函,保你一路平安。不过若遇上宵小之徒,我还是鞭长莫及。”

    “有幻枫在,不怕。”明夷顺口说道。

    伍谦平从背后扶住她的腰身,猛地将她搂近,在她耳廓上轻轻咬了口,吓得她惊呼出声。他却不放,霸道地将她环住:“我不想听到你在我面前,显得如此信赖他。”

    明夷哭笑不得,挣不动,由着他,笑意越来越浓,越发觉得他偶尔的醋意带着点儿孩子气,格外可爱。

    “在我眼里,他一直是夏娘子,从不是男子。纵使千万男子在眼前,我始终也只看得到你啊。”明夷柔声道。不就是土味情话吗?没在怕的。

    伍谦平的脸靠在明夷耳边,明夷觉得耳边越来越热,想来是他脸红了。反身钻他怀中,也不看他,像孩子似耍赖撒娇:“好久才能见你,我舍不得。”

    伍谦平揉揉她的发,声音中无奈又含笑:“说舍不得,包裹都收拾好了。”

    “真想立刻就回来。”明夷撅着嘴,此时倒不是为了哄他,真开始感受出浓浓的不舍。在他身边,才有真正安心的感觉。

    “几时去新昌坊大宅?”伍谦平将她抱到床榻上。

    她羞红脸:“三更。”

    “那还有一个多时辰,勉强,够用。”他挑眉笑着,已将她衣襟解开。

    她身上星星点点的火聚在一处,恨不能将二人一同燃尽。

    近三更,他披了衣裳送她出门,扶她上马:“我等你回来。”

    “你还要一早上朝,先睡吧。”她着实舍不得他如此辛劳,近来的繁忙,让他额上出现了细细的皱纹,虽不减俊逸,但也让人疼惜。

    伍谦平将她披的外袍系紧:“你不在的时候,我自然会睡得格外香甜,不差这一晚。”

    明夷知道他是有意抱怨,笑眼看他,弯腰在他脸上亲了口:“希望如此。”

    伍谦平哼了声:“没良心的,早去早回。”

    她扬了扬鞭,出发。回头看,寻找他的身影,还在,立成一棵夏夜梧桐,发丝在风中招摇,影影倬倬。心里暖融融的,正要继续走,却见伍府中隐隐有光,当时未多想,走到一半,才想起,怕是魏守言掌灯到门口探望。心里立刻如同千斤坠,压得喘不过气,这半个月,把伍谦平留在长安,怕是睡不着的,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