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嘉平关纪事最新章节 - 456 当年事

嘉平关纪事 456 当年事

作者:浩烨乐书名:嘉平关纪事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华尧的加入,沈茶让梅林去告诉掌柜,刚才点的菜再多加一份。这孩子从西京一直跟到嘉平关城,这一路上估计也没怎么好好吃饭,看着比上次见面都瘦了一大圈了。

    “多谢沈将军!”华尧站起身来给沈茶行礼,“给国公爷、沈将军添麻烦了,实在是对不住。”

    “无妨!”沈昊林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只要别再离家出走就行。”

    华尧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重新坐下了。

    “还没问,你俩刚才是怎么吵起来的?”白萌颇有兴致的看着华尧,“陛下在跟前都能吵成这个样子,胆子挺大的嘛,就不怕陛下怪罪于你嘛?本来你就是私自跑出来的,这回可是错上加错了!”

    “大统领,如果我真的看到陛下了,不管薛瑞天说什么,我都不会搭茬的,我这不是没看见嘛!”华尧瞅瞅满脸坏笑的侯爷,嫌弃的哼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陛下在薛瑞天的身后,还是阴影里,我压根就没注意到。我刚一进来就被他们撞了个正着,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开始损我,我要是不还嘴……”

    “就不是你了!”白萌拍拍他的肩膀,很同情的说道,“祝你好运!”

    华尧想要跟白萌打听一下,薛瑞天会不会对他公报私仇,嘴还没长开,就看到包厢的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是被沈茶派出去买小吃顺便回国公府打听消息的梅竹,这一趟收获不小,怀里抱着一大堆的油纸包。她先把这些东西一样一样的摆在宋珏的跟前,把每个油纸包都打开,向宋珏做了简单的介绍。等宋珏开始品尝这些小吃的时候,她悄悄的蹭到了沈茶的身边。

    “将军,有结果了。”她把金菁让她转述给沈茶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我进地牢看了一眼,贾六和梁青山指认的那个人确实是鲁老板。只不过,贾六承受不住这个巨大的打击,已经昏厥过去了,我离开的时候,他还没有醒过来。将军放心,军师已经找大夫看过了,没什么大碍。”

    “这个结果……”沈茶看看沈昊林,“挺出乎意料的,完全没想到。”

    沈昊林点点头,“那个鲁老板,我们是不是见过?西京来的那个?伯父很喜欢的那个?”

    “是的,国公爷。”梅竹点点头,“四哥已经去找副帅核实过,就是他,确实是卢家的孩子。”

    “虽然有了人证,但最终可以证明他们身份,尤其是证明他们是兄妹关系的铁证并没有,鲁老板暂时还不能摆脱嫌疑。回去跟军师说,必须要确认他就是当年卢家的人,我们才能把人放了。要不然,他还是嫌犯之一。”沈茶看看若有所思的金苗苗,“可有办法证明他们的关系?”

    “当然了!”金苗苗很得意的晃晃脑袋,“等回去就办,放心,准保让你满意。不过,这卢家的案子,又是怎么回事?听起来不太正常啊!”

    “是不怎么正常,我之前看过这个案子,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沈茶抬头看看正和白萌一起分享小吃的华尧,问旁边的沈昊林,“兄长,当年卢家的案子,主审是不是华阁老?”

    “没错!”沈昊林点点头,“华阁老是当年的主审,也是因为这样,伯父……你师父对他的意见非常大。”

    “师父?”沈茶很惊讶,“为什么?”

    “伯父觉得华阁老办这桩案子的时候是存了私心的,而且目的不纯,有……”

    “挟私报复之嫌,撑不起一个光明磊落的名头。”宋珏接上沈昊林的话,看看华尧,叹了口气,“小茶,我觉得你师父说的没错,哪怕这案子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依然认为华阁老在这个案子的处理上不够正大光明,公报私仇是跑不了的。”

    “所以,你一直都不待见他。”沈昊林轻笑了一下,“可怜阁老还觉得你挺重用他的。”

    “儿子们都教的不错,但他自己……”宋珏轻轻摇摇头,用下巴指指华尧,“你仔细看看他的长相。”

    “长相……”沈昊林认真的看了一下,“太后娘娘是不是见过华阁老的那位继夫人?我记得当年她跟我母亲一起拜见过太后娘娘。”

    “对,就是你们离开西京之前见过那一次。”宋珏点点头,“在此之前,她也见过那个舞娘一面,不过是因为偷偷去的教坊司,没有人知道罢了。”

    “如何?”沈昊林一挑眉,“你是不是去看了?”

    “我跟你说,真的是分毫不差,感觉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不是说话的腔调、行为举止有很大的分别,我以为就是那个舞娘本人呢!咱们这位阁老对待这位继夫人的态度哟,啧啧啧……”宋珏摇摇头,“这就是执念啊,当初得不到,就彻底的毁掉,然后又用一个无辜的人来怀念。”他很嫌弃的撇撇嘴,“太自私了,这种人,朕可用不起,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反咬朕一口,朕可受不了。”

    沈昊林赞同的点点头,扭头就看到一头雾水的沈茶和金苗苗,伸手拍拍宋珏的胳膊,示意他来解释。

    “小茶,你之前是不是大致了解了一下卢家的案子。”看到沈茶点头,宋珏接着说,“其实,当年卢家也勉强算是皇商,只不过与秦家不同,跟他们一直有生意往来的是教坊司。江南出名妓,教坊司是个什么地方,你也是去看过的,卢家专门有一批人,是负责训练舞娘的。那个时候,华阁老还不是阁老,只是礼部的一个小辟,而教坊司正好归他管,一来二去就跟卢家的人熟悉起来。”

    “是跟卢家家主熟悉起来了吧?”金苗苗冷笑了一下,“他们年纪相仿吗?”

    “不算吧,卢家的当家要比华阁老年少十余岁,不过,他们后来还是因为感情太好,结为了异姓兄弟。”宋珏耸耸肩膀,“两个人结为兄弟没几年,大食进贡了几个舞娘送去教坊司。其中一个长相惊为天人……”他双手一摊,“这不是我说的,这是见过这个舞娘的人说的,他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

    “异姓兄弟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喜欢卢家当家,结果情同手足的俩人为了一个外族女子翻了脸。”金苗苗一边说一边翻白眼,“所以,卢家是被华阁老陷害的吗?”

    “陷害不至于,他确实是私藏了那个舞娘,的确有罪。”沈茶叹了口气,“根据卷宗的记载,那个舞娘是备受欺凌,被卢家当家救下,带回了江南。过了好多年之后,才有人告发,他私藏外族女子,且这个外族女子是多年前从教坊司私逃的犯人。当时华阁老已然升任刑部主审,与卢家当家早已断了往来,自然不用避嫌。不过,从最终的判决来看……”她想了一下,“重了,所以,难免给人留下了公报私仇的印象。就这一点来说,不冤。”

    “没想到,事隔多年,还能再听到有关卢家的消息。”宋珏很感慨,“吃完饭,我也去看看,或许还能帮上你们的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