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上京情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五章 想活下去

上京情 第二百零五章 想活下去

作者:未十四书名:上京情类别:玄幻小说
    “长宁替母亲、三婶谢过夫人。”

    正说着话,肖氏带着左冰双上前。

    “郡主。”肖氏私下并不会如此客套,可当着众位夫人面,她也不好与长宁表现的太熟络。

    可长宁救了她们母子的事早已传开,因此更不能装作不认识,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她可做不来。

    “左夫人。”长宁含笑点头。

    周遭夫人一见有张夫人和左夫人带头,而这长宁郡主脾气似乎还挺好,纷纷挽上自家闺女朝着长宁靠上来。

    开玩笑,要抱大腿就得趁早。别说裴家本就地位超然,就说与这定安王府的亲事就有无数看不到的好处了。

    就得趁着长宁还未嫁时好好处好关系,将来人家成了世子妃时才更顺理成章。

    宋夫人坐在首座见本该讨好她的夫人们纷纷围住长宁,溢美之词赞不绝口。

    不由心头火起,越看越眼疼。

    长宁含笑被围在中间,笑容不变可眼中的不耐却是越加深重。

    左冰双看不过眼了,对这么人的谄媚眼颇有些不屑道:“方才我过来时见到一处风景挺好的院子,郡,裴小姐可愿随我一同前往?”

    长宁目光一亮,头一次认认真真打量了左冰双一眼。

    觉得这小妮子这么久不见,越发有眼力劲了。

    “正好离开宴还有一会,不如华姐姐随我们一起去?”

    谢婉华闻言,忙不迭点头:“好啊好啊。”

    工部侍郎封夫人闻言,连忙笑道:“明珠,你不是也想出去走走吗?还不跟郡主一块去?”

    说着拉了拉封明珠的手。

    封明珠眼中闪过一丝不耐,还是笑着道:“臣女愿随郡主一道。”

    长宁似笑非笑看了封明珠一眼:“那便走吧。”

    “宋夫人,不介意我们出去转转吧?”长宁将视线转回到脸色隐隐发青的静安候夫人,笑意吟吟道。

    宋氏正要说什么,秦嬷嬷轻轻拉了拉宋氏的衣角,将视线若有若无地投注到了一直沉默不语静静喝茶的宋倾城上。

    宋夫人眼睛一亮:“来者是客,怎么能让郡主单独出去?倾城,还不领郡主、谢小姐、左小姐和封小姐去转转?”

    封家想与长宁套好关系,她不需要,只是这谢婉华也在其中的话自然另当别论了。

    与未来小泵子打好关系对倾城日后嫁到谢家也是大有裨益的,她早知道谢家对一双儿女百般疼爱。

    宋倾城无声地叹了口气,她知道母亲的心思,也知道母亲是为她好。

    只是却从来不管她是否愿意。

    站起身,宋倾城无声行了一礼:“能为郡主效劳是倾城的福分。”

    宋夫人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她就说她的苦心倾城定能明白。

    谢婉华见宋倾城走近,眉头不自觉蹙起。凭心而论,从前她对宋倾城并无恶感,甚至隐隐为她有宋氏这样的母亲而惋惜过。

    但惋惜是惋惜,那是对外人而言。自从赐婚的圣旨下来,宋倾城便是外人眼中板上钉钉的未来谢夫人。

    这样的人家配大哥,实在是委屈大哥了。

    宋倾城暗暗苦笑,她自然知道谢婉华对她的感觉了,不光谢婉华,就连谢夫人的态度也很清楚。

    今日是祖父的寿宴,谢家身为姻亲竟然只来了谢婉华与谢祁弈二人,谢夫人与谢大人虽然也送了礼物过来,可这显而易见的态度已经明晃晃摆在台面上了。

    虽是这么想着,宋倾城面上仍然挂着淡淡的笑意:“请郡主、各位小姐随小女来,府中西园景色颇好。”

    宋倾城说着,将长宁一行引到听雨轩外。

    一行少女亭亭袅袅行走在湖边,引得湖对面的男宾纷纷侧目。

    长宁这才意识到,感情这听雨轩内全是女眷,男宾压根不用过湖。

    宋倾城停在湖边,面上却犯起了难色。

    这画舫小巧精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能乘坐的人太少了。

    方才秦嬷嬷领着长宁、谢婉华,还连带着二人的侍女,共五人,已经稍显拥挤了。

    回去路上还加了宋倾城、白芷,封明珠、霜花和左冰双、涟漪。

    这样的阵容少不了要用到三辆画舫了。

    谁与谁一块就是个问题了。

    长宁等人也停住脚步,静静等待宋倾城开口。

    她到底是客人,客随主便。

    宋倾城目光一闪,微微一笑:“请谢小姐与左小姐上一辆画舫,封小姐单独用一辆画舫,郡主可与臣女一辆。”

    长宁自然没有放过宋倾城眼中的异色,不置可否地点头。

    谢婉华与左冰双对视一眼,齐齐点头。封明珠自然是乐得清静,不用挤着就好。

    谢婉华与左冰双上到画舫,便有船夫将船划走。

    封明珠满含深意的看了长宁与宋倾城一眼,潦草地行了一礼便上了画舫。

    “白芷,去把我披风取来。”

    宋倾城前些日子染了风寒,一直断断续续没有好全。虽是四月的天气了,但她还是穿了一条披风。

    此刻披风便被忘在了听雨轩。

    白芷埋着头,恭敬道:“是。”

    长宁这才认认真真打量起宋倾城来,直到白芷消失在宋倾城的视线中。

    宋倾城这才抬起头,认真道:“郡主请上船。”

    见长宁唇畔含着淡笑,定定的看着她。宋倾城无奈道:“我的时间不多,请郡主上船吧。”

    长宁目光闪过一缕深思,抬步上了画舫。

    她倒想知道,她与宋倾城往日没有什么交情,便很好奇宋倾城到底想对她说什么。

    “宋小姐要说什么?”长宁靠在垫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宋倾城。

    宋倾城镇定自若地坐在长宁对面,郑重道:“倾城有一事相求,肯请郡主应允。”

    “宋小姐一言不合就有事相求,也不说求的是什么。”长宁沉下脸,面无表情道。

    宋倾城垂下眼眸,舌尖微微发麻,轻轻吐出几个字。

    长宁目光一凝,下意识握紧袖中物事:“你想换什么?”

    “我知道,郡主并不喜欢臣女,可是那桩亲事非臣女所愿。”宋倾城顿了顿,自嘲一笑。

    “宋小姐到底想说什么。”

    宋倾城镇定自若的站在长宁面前,下巴微微抬起嘴唇紧抿。睁大眸子郑重行了一礼:“今日种种非是倾城所愿,只希望小姐能救救倾城。”

    “什么意思?”长宁目光一凝,视线落在某处虚空,话却是对着宋倾城说的。

    她对宋倾城并无好感,充其量就是见过几面而已,可因着师兄的婚事对她也是白般不爽。

    尤其师兄的腿好以后,没想到这么快又有赐婚圣旨,鬼知道宁文帝跟着瞎掺和什么?

    这话简直就是宋倾城的心声,鬼知道宁文帝发的什么疯。

    只是她生来便逆来顺受惯了,家族安排的亲事,既然母亲也同意那她也没什么好说了。

    “裴小姐,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宋倾城知道自己时间不多,若是到了岸边只怕白芷也在身边,再想说什么就来不及了。

    这样想着她挑开画舫上的帘布,看了一眼岸上的白芷,正要进入画舫。

    深吸一口气,猛地跪倒在长宁面前:“裴小姐,我想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