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清穿之守寡皇后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一十四章(五千+)

清穿之守寡皇后 第三百一十四章(五千+)

作者:轻风扬青柳书名:清穿之守寡皇后类别:玄幻小说
    盛京城皇宫,大政殿偏殿里,大玉儿捏着手里的信额头青筋暴起,限三天交人?!她没想到自己都做了一国太后了还要受人威胁,什么叫做三天之内交人,这慧灵又没死,这么打动干戈做什么?!这盛京里的贵族几乎都信萨满教,就那些贵族供奉的萨满,就有好几百个,要她去哪里去找人交出去?!这不是让她得罪全盛京的权贵吗?!

    多尔衮和代善也是面沉如水,作为摄政王和辅政总理大臣,被人这样威胁他们脸上也不好看!

    这几年蒙古帝国的重点不在他们这边,关内又打成了一锅粥,朝廷好不容易能喘口气,休养生息几年,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情,多尔衮和代善都没有说话,有关蒙古帝国的事情还是都是由太后做主比较好!

    “启禀太后娘娘,睿亲王,礼亲王,蒙古帝国的雄狮部,猎豹部的两位族长带了两万精锐勇士驻扎在西门二十里处,颚哲亲王也把营地驻扎在东门外二十里处,离正黄旗和镶黄旗的营地不到一里地,他们还向我们要三天的伙食费,三十万斤粮食,说是今天就要!”说完,报信的侍卫恨不得把头埋在地上,这蒙古帝国的人也太不要脸了,跑到人家家门口来捣乱不说,还管人家要粮食!

    大玉儿现在是真想把手里的东西给撕了,可是她不敢,看了多尔衮和代善一眼道:“嗯,本宫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报信的侍卫连滚带爬的走了,深怕招了几位贵人的眼,脑袋不保!

    大玉儿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礼亲王,这件事情就由你去办,让那些权贵一天之内,交出供奉的萨满巫师,睿亲王,你带着人去城里搜,把藏在满八旗里面的萨满也找出来,还要开仓把粮食给他们拉过去,要粮食这种事情肯定是莫清那个家伙自己做得主,到时候哀家会给哥哥写信讨个说法的,哎!要是慧灵的事情是真的,那我那大嫂嫂现在肯定已经在来盛京的路上了,希望你们二人能够齐心协力的把事情完成,要不然哀家到时候可不知道该怎么和我那嫂嫂交代,赶快去吧!”

    福临坐在一边没有说话,这个侍卫除了请安行礼之外,也不曾跟福临说过一句话,仿佛他就真的只是个摆设似得,福临也是一副习惯了的模样,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听着!

    但是他的心里很不平静,看到皇额娘和两位皇叔生气心烦的样子,福临心里其实是高兴的,他知道这样想不对,但是他就是莫名的高兴,只要他们过得不好,他心里就无比的舒坦!

    哎!皇额娘说的对,表姐的命确实不太好,这身子才刚刚养好又遇到了诅咒,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活得下来,要是这次表姐还能活着,那他就跟舅舅提一下,以前婚约的事情,当初大舅母和舅舅二人只是口头说不算数,并没有真正公布出来,这应该是怕他继承皇阿玛位置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有这么一层婚约在会更有保障一点,大舅舅和大舅母对他还是好的!只要他保证以后对表姐好,相信舅舅会同意的,毕竟自己是他唯一嫡亲的侄子!

    听说表哥他们又立战功了,那才叫活的自在,他要想活的自在就要先找个有家世的贵女成亲,然后在外家的辅助下亲政,皇额娘他是指望不上的,她喜欢把权利握在她自己手里,所以她绝对不会帮他!

    反正都是要娶妻了才能亲政,那既然一定要娶个贵女,那为何不娶个最贵的呢?!只要娶了表姐,皇叔们和皇额娘还不得乖乖交权!

    多尔衮和代善二人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从大政殿出来之后就直奔各自的目的地处理事情,等多尔衮一走,代善的脸刷的拉了下来,他首先回到府邸一趟,把管家招来道:“你多那些去城西给本王办件事儿,让那里的乞丐给本王把太后娘娘和睿亲王之间有关系的事情给本王传出去,记住不要让人抓住把柄,去吧!”看着管家急匆匆的背影,代善眼里闪过一抹寒意,太后娘娘想得可真美,让多尔衮去让他去得罪这满盛京的权贵,这件事情之后他在盛京权贵里面的名声就彻底毁了,既然她不仁那就不要怪自己不义,凭什么让睿亲王去干那轻松的,把烫手的事情留给他,既然他代善不好了,那谁也别想都干净了!

    自从东太后千年故去以后,这位西太后就越发肆无忌惮了,三年来每个月都明着召八弟进后宫商量事儿,八弟本就是个好颜色的,自然和那位美艳的太后娘娘打得火热,现在更是隔几天就偷偷进宫一趟,就算是真的在商量那又如何,孤男寡女,就凭这一点,他们俩就别想干净了!

    权贵们虽然很不满,但是在代善的耐心劝说下开始交出供奉的萨满巫师,多尔衮也带着侍卫满大街的抓人,暗部的人也趁机扩大了搜索范围,一时之间盛京里鸡飞狗跳,人心惶惶!但就在这热热闹闹中,不知哪里突然传出一条流言,说是当今太后娘娘和睿亲王关系暧昧,经常私下里偷偷幽会!

    这种带有桃色的八卦新闻传播速度也是最快的,半天的时间,已经延伸出了各个版本,什么太后娘娘进宫前就和睿亲王私定终身啦,太后娘娘经常半夜里和睿亲王一起喝茶聊天,然后再有说有笑的进了太后娘娘的寝宫啦,等到晚上多尔衮意识到不对时,流言已经传成了当今也是太后娘娘和睿亲王的私生子,所以睿亲王都三十岁了才让自己的福晋生孩子,就是因为太后娘娘她善妒,不想让睿亲王其他的孩子抢了当今在睿亲王心中的位置!

    多尔衮气得脸发青,一回府邸就直接往大福晋吉兰泰的院子跑去,凭直觉,流言传的这么快,这里面绝对有他的大福晋的手笔,别人不了解事情真相也就罢了,吉兰泰她也不了解吗?!这个死女人自从草原回来之后就一直和自己作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和自己对着干,可是多尔衮偏偏就是拿她没办法!

    吉兰泰在院子里陪着儿子用晚膳,外面的留言她自然是知道的,里面也有她的手笔,可他们没有证据,能拿她怎么样?!自从草原回来后她就想通了,留下了五百侍卫把自己的主院和儿子的院子全都围了起来,带着儿子单独过起了日子!

    吉兰泰拿起帕子给儿子擦擦嘴温柔的说道:“好了,大阿哥,用好了膳去外面走走,短时间内不要过来找额娘好吗?!”等到明年她的大阿哥也有九岁了,睿亲王不培养她的儿子没关系,她就把儿子送回草原去培养,这睿亲王的爵位谁也不能跟她的大阿哥抢!

    大阿哥精致的小脸顿时皱了起来,担心的道:“额娘,是不是阿玛他又要来了,你不要怕他,等儿子长大了帮你报仇!”在大阿哥有限的记忆中,他阿玛额娘的关系就一直不好,他和兄弟们的关系也不好,其他的兄弟满了六岁阿玛就会送去宫里上学,而他今年都八岁了,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自己的院子里读书,以前只有在逢年过节时他才能见到阿玛,而阿玛每次单独过来的时候额娘都有意的把他支开,他去年过年是因为好奇偷偷的回来看了一眼才知道,他额娘是为了保护他才和阿玛闹得这么僵,他真想快快长大,跟表哥们出去骑马打仗挣军功,好让额娘扬眉吐气!

    吉兰泰摸着儿子的脑袋笑着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报什么仇?!那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你阿玛,等到明年,额娘就送你去草原,你表哥表姐这次又打了两个大大的胜仗,歼敌二十几万,你以后也要好好跟着表哥表姐他们多学习,你有出息了额娘才会真的高兴,知道么?!”

    表姐?!大阿哥疑惑的道:“额娘,您怎么每次说话都要带着表姐啊?!儿子是男娃,应该跟着表哥他们多多学习才对!”

    吉兰泰半蹲着身子直直的看着儿子的眼睛一字一句严肃的道:“儿子,你现在听好了,额娘把你送过去之后,有机会你一定要跟着你表姐,只有在你表姐身边你才能学到更多有用的东西,额娘会帮你守好这府邸和爵位,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知道么?!”

    “好!那额娘,儿子先出去了!”大阿哥虽然不明白额娘为什么怎么说,但他知道,听额娘的没错,额娘是不会害他的!

    吉兰泰看着儿子的背影慢悠悠的坐回椅子上道:“好了,小翔子,去沏一杯茶,王爷快要到了!”小翔子是东太后姑姑临终前给的,她也懒得再改名了,还别说,这小太监长得好看不说还挺会看眼色,一张巧嘴最是会说话,这些年还好有他在,要不然这日子更是难熬!

    多尔衮一进正厅就看到吉兰泰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喝茶,走过去一**坐在主位上阴阳怪气的道:“哟,本王的大福晋这些日子可越发大胆了,见到本王进来连起身行礼这种表面功夫也不肯做了么?!”

    吉兰泰也懒得跟他嗦,夫妻之间走到了这一步,什么表面功夫都是虚的,放下茶杯淡淡的道:“本妃知道王爷过来是问什么,不过您问错人了,这件事情不是本妃做的,不过王爷既然来了本妃也有事情要请教王爷,本妃的大阿哥今年已经八岁了,王爷什么时候给他起名字呢?!这王爷不赐名,每天大阿哥大阿哥的叫,他是你唯一的嫡子!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大阿哥是本妃和谁生的野种私生子呢?!您说是不是啊王爷?!”

    私生子?!多尔衮气得直接站起来指着吉兰泰大声吼道:“你还好意思说私生子?!吉兰泰,你知道外面的留言传得有多难听?!你敢用大阿哥的性命发誓,说这件事情没有你在面推波助澜?!再说大阿哥的事情,你也好意思跟本王提?!本王早就跟你讲过,让你写信回去让爱兰珠送个巫医过来给府邸的几个阿哥都种上牛痘,可你就是不肯,除了大阿哥和老二是你单独带回去种的牛痘以外,其他六个阿哥都是本王的儿子,也都是管你叫声嫡额娘的,你这安得是什么心?!啊?!”

    “啪!”吉兰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茶盏震得一抖,眼睛直直的盯着多尔衮强硬的道:“哼!你还好意思提老二?!他身子不好,牛痘又是怎么来的你难道会不清楚么?!为了几句流言,本妃凭什么要用本妃儿子的性命发誓,莫说这些流言不是本妃起的头,就算是本妃做得你又能如何?!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苍蝇还不叮无缝的蛋呢?!你们做了什么你们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大阿哥的名字你不起就算了,本妃让堂兄亲自赐名!版诉你多尔衮,本妃除了是这睿亲王府的大福晋之外还是蒙古帝国的长公主,到时候本妃会让堂兄给大阿哥多起个蒙古名字,你别后悔就行!还想让你那些贱种儿子都种上牛痘,你想得倒美?!来人,把睿亲王给本公主请出去!”吉兰泰气得浑身发抖,她怎么也没想到,为了几句流言,多尔衮这个天杀的竟然让她拿儿子的性命发誓,难道大阿哥就是她吉兰泰一个人的儿子不成?!

    多尔衮见五六个侍卫朝他围拢过来,气得脸色发青边朝门边退边怒吼道:“贱种?!吉兰泰,你说谁是贱种?!难道你的儿子就不是本王的种不成?!”那些小子再怎么也要叫她一声嫡额娘,真是个不讲道理的恶毒妇人!

    吉兰泰看着多尔衮气急败坏的脸悠悠的道:“大阿哥是本妃的血脉自然高贵,至于其他的,哼!不是贱种是什么?!行了,赶快走,本妃现在不想看到你!”是她刚才想差了,一个肯拿他自己亲儿子的性命做赌注的人,她哪里还能指望他有良心,不起名字就算了,她让堂兄起,免得儿子跟他这个狠毒的父亲学坏了!

    多尔衮被几个侍卫一路推攘气得拂袖而去,早知道就不来了,气死他了,也不知道这些流言有没有传到宫里,算了,他还是先进宫瞧一瞧再说!这个时候他要是躲了,反而坐实了流言,倒不如大大方方的去宫里见太后!

    大阿哥在暗处从头到尾的把父母的争执看了一遍,面无表情的抬脚走了,弟弟们都有名字了就他没有,他们每次都暗地里嘲笑他,看来阿玛是真的不喜欢他,算了,就像额娘说的,不抱希望才不会失望!

    半晌后,小翔子挥退屋里伺候的人,走过去轻轻的按着吉兰泰的肩膀乖巧的在吉兰泰的耳边道:“奴才的好主子,您就别生气了,让奴才伺候你可好?!”

    “嗯!”吉兰泰闭着眼睛舒服的享受着,生气什么、!她才不生气,这么多年了对于多尔衮她早就不报希望了,她现在想的是另外的事情,慧灵差点儿被算计,肯定有人插手了,要不然以吉塔的能力,他是不可能走得出蒙古草原的,也不知大皇子豪格参与了没有,想到这里,吉兰泰睁开眼睛道:“小翔子,你去叫侍卫长过来,本妃有事情吩咐他,快去!”蒙古帝国和堂哥是她们母子的靠山,只有蒙古帝国越好,多尔衮才不敢动她,慧灵出事,她这个做堂姑姑的怎么也要帮帮忙才对!

    吴克善带着辆马车追了整整一天才追到妻子一行人,可是不管他怎么舔着脸跟妻子讲话哀求,爱兰珠就是不理他,急得他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晚上在营地,鹰卫们也把吴克善拦在外面不让进,他怏怏只好回马车上自己睡,马车上到处都是妻子平常用的东西,吴克善不免触景生情,大半夜都没睡着,本身他赶了一个多月的路就没有休息好,昨天又喝了一肚子的冰水,于是华丽丽的病了,等到哲别第二天一早来找吴克善的时候他已经烧的不醒人事了,哲别吓坏了,赶紧去通知皇后娘娘!

    爱兰珠本以为吴克善又用的是苦肉计,等到了马车上一看,立即叫来巫医开药检查,耽搁了半天后,等吴克善的高烧一退,爱兰珠就让哲别把人送回科尔沁营地,自己带着鹰卫自己走了!

    哲别哪里敢真的送大汗回营地,带着队伍就在原地等着吴克善醒来,皇后娘娘可真是狠心,大汗都病成这样了她都不心软,真希望大汗可以快点儿醒来!

    第三天一早,吴克善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哄着大汗吃了点儿米粥之后,哲别才说道:“那个大汗您终于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皇后娘娘昨天下午已经走了,她走的时候让属下送你回营地,属下没听她的,还在原地等着,您看我们该往哪边走?!”

    走了?!吴克善情绪有些低落的道:“那你把昨天本汗生病之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本汗再说一遍,本汗不相信皇后她真的不管我了?!”

    哲别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当听到皇后是等到他退了烧再走的时候,吴克善登时两眼放光,激动的坐起来紧紧的抓住哲别的手道:“我就知道,她心里还是有本汗的,哲别,快追,快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