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 第262章?再进小葫芦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第262章?再进小葫芦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类别:玄幻小说
    急匆匆跑回家的关有寿压根就没想过要回镇纸,之所以在他老娘跟前提一句,也是为了试探。

    他可以拍着胸口说,以他对父母的了解,这玩意儿已经遭了毒手,都不知流落到哪块旮沓地。

    此刻他献宝似的掏出对小巧的银元宝递给叶秀荷,“好玩儿吧?别瞧着现在变黑,这可是真正的银子。”

    “哪来的?”

    关有寿眼神一闪,“嘿嘿……我娘给的。”

    “骗鬼吧!你抢的?”叶秀荷朝门口瞧了眼,“我可不管啊,正好给咱俩孩子一人一个!”

    关有寿心虚地瞪了媳妇一眼,“会不会说话?娘要是不给还得坐地上哭,我敢抢?我爹是不行,我娘……”

    在叶秀荷的鄙视目光之下,关有寿渐渐地熄了声,他一个爷们就不跟娘们一般见识,谁让他老娘不给力。

    他立即清了清嗓子,一眼瞧见自家姑娘,眉开眼笑地乐道,“爹的小棉袄,爹要跟你娘去上工喽。”

    从西屋出来的关平安瞄着她爹正打量得认真,顾不上问老院的事儿,立即扑向他,“爹爹,要不要我跟你去呀?”

    “今儿队里要施肥。”关有寿哈腰抱起闺女,拍了一下又放下,“快去接着睡。”

    “啊?”关平安看向叶秀荷,“娘呢?”

    叶秀荷朝闺女眨眨眼,“就是你爹施肥,我得跟着间苗。”说完,她忍不住放声大笑,把一对小银元塞给闺女,“快去藏好。”

    也就是骗骗小彪女,哪能天天施肥?

    今儿他们的任务就是去苞米地锄草。

    这时的苞米苗已经有两捺长,正是锄草的关键时刻,要不然等苞米过了半人高,那些垄沟里就被叶子给封死,人根本就进不去。

    送走上工的父母,关平安看了看天色,五月的日出早已升起,她连忙跑进后院,对着茅房喊道,“哥哥?”

    “妹妹,啥事儿?”

    “我先去找小黑它们,家里交给你没事吧?”关平安故意用了激将法,否则小兄长一定让等等。

    果然!

    小天佑高喊着,“好,你去玩儿,别上山哈。”

    “知道,要上山会找哥哥陪着我。”

    走在去往云山的小道上,道路两旁长满了各色小野花,蝴蝶蜻蜓野蜂在上花间嬉戏着追逐着。

    在阳光沐浴下,就连一群鸟儿也不甘寂寞,飞舞在漫山遍野,叽叽喳喳的寻觅着自己早餐。

    山风吹过带来一丝丝的凉意,关平安瞟了眼远处村道上开始走出家门的大大小小孩子们,更是加快脚步。

    所谓的“野菜能顶半年粮”,意思就是野菜也是乡亲们主打粮食,甚至为了节省粮食,就连喂养家禽都离不开它。

    都不用大人们催促,没上工的小孩们,包括老太太们都会拿着镰刀或是铲子来北山脚割青草挖野菜。

    大人们都期盼着猪能长肥点,赶上年底有一笔收入;小孩们期盼着鸡鸭鹅能早点下蛋,好解解馋。

    背着背篓的关平安进了云山脚直奔深处而去,整个屯里也只有这里人少,或者说过了外围基本就没人进去。

    马六屯不止周围的山上,就是山脚下都是油黑松软的植土,特别适宜那些野生的植物生长。

    因而不止野菜品种多,长得也格外肥嫩,什么荠菜、蕨菜、大叶芹的都有,不一定非得冒险进云山。

    越往深处,一路上的野鸡野兔更是多了,关平安急着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没心思搭理。

    所幸人迹罕至的地方,它也不是没有优势,灌木和林子更是长得茂盛密集,小小人儿往那一蹲,稍等片刻一个闪身进入小葫芦内。

    随着她的出现,一股生机盎然的气息一瞬间立即从四面八方涌入她的体内,让她浑身毛孔都舒张开来……

    关平安立即解去箩筐,坐在地上开始运行起心法。

    在她的一呼一吸之间,原还弥漫着整个一方小世界的白茫茫雾气也开始以她为中心,渐渐地往四周退散。

    也就是在她紧闭着双眼的短短半个时辰内,重新开启的小葫芦退散了白雾也露出了崭新的一面。

    当然,树木还是树林,黑土地上农作物还是原样,就连红地毯也原封不动,但草坪的后面却多了一座院子。

    关平安运行着心法,只觉得全身充满力量。她立即站起身,“哈”的一声,刚伸出左拳,抬起右腿一个侧翻……

    “啪”的一声,小小人儿跌到在地,瞬间又是一个足尖一点,她立即弹起身,望向那座院子……

    关平安不敢置信地瞪圆双眼。不用回忆前世,她也始终记得梦见过好几次这样用竹子栅栏围成的院子。

    呼吸间,她撒腿就往前跑,站在栅栏门前,她再次使劲地揉了揉双眼,深吸了口气,推开了栅栏门。

    对面就是曾经让她疑惑不解的三间竹屋。

    关平安来到中间的正堂门前,此时的正门虚掩着,她犹豫了一下,双手推开,展现她眼前的一幕。

    如同记忆里的正堂一样。中堂太师椅/条案/八仙桌。

    对墙悬挂着一幅山水画,两侧则是篆体对联,靠墙摆着一张紫檀木的条案,一张雕花的紫檀八仙桌,左右两边摆着高靠背带扶手的紫檀太师椅。

    之所以对那几次梦境都能让她记忆深刻,除了重复以外,这些摆设更是让她难以忘却的关键之处。

    没来到这个朝代之前,她自认跟着师父师娘俩人走南闯北,见识不会少,可从没见过什么高桌子高椅子。

    富贵人家的正堂从来都是放着扁扁的矮矮的台子,台面上铺着席子褥子,这就是请您坐上去的“榻”了。

    而遇上家道比较清寒的人家,正堂没了坐榻,地上就丢几方坐席。不管坐榻还是坐席,都得双膝跪下,**压住自己小腿肚和脚踝。

    这才是真正的正襟危坐。

    年幼时,初次梦见不以为然,等隔了半年多再次梦见,她曾经描下图问过更为见多识广的师父。

    他怎么说的?

    无非笑话她小儿日有奇想,夜有所思。

    说来也怪,那之后她是再也没梦见,一直到……

    关平安蹙了蹙眉,她记得清清楚楚的,再次梦见这竹屋,就是回顾家入住她姨娘院子的第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