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护国令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三章 石玉与花

护国令 第八十三章 石玉与花

作者:风吹紫阳书名:护国令类别:玄幻小说
    袁宗欢刚打算回答,可是卫君棠的问题犹如雨点般打来:“是邱老板让你带的信?他让你带什么信?他人呢?他怎么没亲自来?我……”卫君棠还想再问,袁宗欢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

    袁宗欢一脸黑线地看着卫君棠:“来我考考你,提问,方才你一共提了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是什么?回答吧,这道题科举的时候要考的啊。”

    “玉唐花?玉唐花怎么了?是邱老板让你带的信?他让你带什么信?他人呢?他怎么没亲自来?我……”卫君棠果然又重复了一遍,袁宗欢再次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并比了一个大拇指。

    “了然,你厉害,我告诉你。”袁宗欢被卫君棠的倔强所折服,他选择认输:“确实是邱老板让我带信过来,他寻到了玉唐花。”

    “太好了……”卫君棠呼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但看到袁宗欢还有下文的表情,于是再问:“还有呢?”

    “但是在运输过程中被劫了。”袁宗欢也不打算卖关子,直截了当地陈述着:“一共出现了两波劫匪,第一波是潇雨楼的黛云掌柜,后来被人击退,而击退潇雨楼的据说是四象阁的人,而且是四象阁中的四君仆梅兰竹菊中的铁骨笛,梅,邱老板也身受重伤,我发现他的时候,他们整个商队就他还活着了,整个商队的货物只有玉唐花不知所踪了,看得出来,那个黛云和梅都是冲着玉唐花来的。”

    “所…所以……”卫君棠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断掉了,他也变得愈发恍惚,不仅救不了自己的弟弟,也救不到自己爱的人。

    “君棠,快看,方才刚到的一批红灯笼,个个都是奇形怪状的呢,这除夕没过,倒先摆上了花灯了……”章婵娥拿着一个锦鲤灯笼走近了院子里,发现了袁宗欢后她的笑容也有些收敛:“不知夫君有客人,臣妾先行告退。”说完章婵娥便准备离开。

    “等等。”袁宗欢叫住了章婵娥,他又看了看卫君棠:“不是,合着你有媳妇啊?”

    “啊。”卫君棠思绪早已神游云外了,他有气无力地介绍了一下:“这位是贱内,章婵娥,相府千金。这位是袁宗欢,济国侯三公子。”

    章婵娥毕恭毕敬地欠身行礼:“见过袁公子。”

    袁宗欢可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没有回礼,而是盯着卫君棠:“等会儿,那晋子芸姑娘呢?你俩不是一对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卫君棠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些该死的乱事,只好沉默,而章婵娥也只是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当时见到那姑娘二话没说嘴对嘴给你喂药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俩早就成了呢。”袁宗欢自言自语着,不过音量却证明了袁宗欢并不只想自言自语。

    “什么?”卫君棠瞪大了眼睛,章婵娥也不由得愣住了。

    袁宗欢不以为然地扫了扫鼻子:“就是你昏迷的时候啊,我们要给你喂玉唐花瓣,然后子芸姑娘就亲自嚼碎花瓣喂给你吃的,我还以为她后来告诉你了呢。”

    卫君棠有些恍惚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自己向往却不敢触碰的地方,原来,早就发生了接触。

    “呃…”袁宗欢见到场面有些尴尬,于是赶紧转身后撤:“那个,话我带到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啊。”说完,他就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卫君棠呆呆地站在原地,余光感受到了章婵娥正在注视着自己,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有些不敢看她的脸,因为刚刚他看到了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失落。

    “王爷王爷”突然王府内传来了侍卫高声的叫嚷。

    原本卫君棠已经不再感兴趣府门外究竟是何人了,但是他错了,有一个人他还是感兴趣。

    “子兴少爷回来了”

    ……

    “郡主,大军准备拔营了,请郡主也尽快准备吧。”传令兵毕恭毕敬地向花白宁传递着来自燕海军最高统帅,也同时是自己“父亲”蒙成的指令。

    “什么?”花白宁有些困惑了:“这该见的人也见了,南王爷该嘱咐的事也嘱咐了,我还要跟着部队吗?”

    “回郡主,是的。”。传令兵毫不犹豫地回答了花白宁:“郡主有所不知,燕海上下,男女平等,任何类似于在齐地男尊女卑的陋习,在燕海都不会存在,所以女子保家卫国而且功成名就在燕海也是常有之事,王爷想要培养郡主,所以这场战争会让郡主跟随陪同。”

    花白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番话了,看来想要脱身,是难上加难了。

    “又有人拜见。”承灵子一脸嫌弃地进帐,十分敷衍地拱了个手然后又慵懒地走了出去,承灵子前脚刚出去,后脚石铭玉便走了进来。

    “拜见郡主大人。”石铭玉面带微笑,恭恭敬敬地鞠躬行礼。

    “具体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先退下吧。”花白宁先打发走了传令兵,然后打量着石铭玉。

    石铭玉也没有立刻开口,只是站在那里任由花白宁打量。

    “之前在主帐营前,石先生,是在帮我们解围对吧。”花白宁小心翼翼地询问着,但是可以听出语气很诚恳。

    “哦?解围?”石铭玉微笑中透出了一丝痞气:“这么说,黄国师并非大放厥词咯?”

    “啊…不是不是。”花白宁连连紧张摆手,眼神四处游离:“我,我的意思是,我从小就怕鬼啊神啊的,这护卫丫鬟本来是同伴,若是他们身上有邪,那个……”花白宁有点编不下去了,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噗…”见到这样的花白宁,石铭玉不禁笑了出来,他抬手示意花白宁不用再解释了:“我知道你来燕海只是来求医问药的,我也知道你根本不是许天巧。”

    “!”花白宁身体猛地抖了一下,她惊愕地看着石铭玉,从之前每次的战争会议上就看得出来,这个石铭玉是燕海军中的智囊,被他看

    穿虽然不稀奇,但是很可怕,后果也会很可怕。

    石铭玉又抬起手向下摆了摆,示意花白宁不要紧张:“放心,我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而且我也不会和别人提起。”

    “呃…”花白宁不知道自己是该绷紧神经还是放松下来,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燕海智囊是敌是友,自己此次来燕海本来就是想治好皇甫阳的,如今皇甫阳已经回魂,虽然有的时候会错乱,但是也基本算是治好了。除此之外的任务就是为了报答太宗皇帝保护自己出关而去调查许天巧的家人,如今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了,她其实早就应该返回齐境,继续去调查自己父亲被杀的真相了。

    可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谎言,自己已经一点一点地被包装成了燕海的云中郡主,还获得了燕海皇姓,现在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不是一名战争间谍了,如果真相被揭示,自己就不仅仅是死一遍那么简单了。

    “放松,好吗?”石铭玉见花白宁脸色奇差,他开始安抚着受惊的她:“只要你不做那些能够左右战事的事情,我保证你不会被发现。”

    “你…”花白宁开始谨慎地在脑内过滤着自己即将说出的每一句话:“你想要什么?”

    “我只是想了解了解你。”石铭玉充满深意地打量着花白宁:“想知道你是怎么让那个榆木脑袋对你感兴趣的?”

    “榆木脑袋?”花白宁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又不敢过问太多,毕竟现在自己的命被他攥在手里,只要一天不离开这个军队,自己就一天脱离不了这个危险的存在。

    “没什么。”石铭玉也不打算再继续去聊上一句话的深意了,他再度露出了他那招牌的礼貌假笑:“南王似乎对你给予厚望呢。”

    “啊…”花白宁不知道该和他聊些什么,感觉每句话都是陷阱一般:“方才还传令让我跟着军队一起出征呢…”

    石铭玉挑了下眉毛,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挑逗,但是却不轻浮,这个表情配上他俊俏的脸庞,站在花白宁面前的俨然是位风流的公子:“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用你来拉拢我。”

    果然,石铭玉那么聪明,自然感觉出了为何蒙成和呼延索在大战期间都要带着女儿前来,不仅仅是燕海风俗,而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让石铭玉成为自家的乘龙快婿。

    “嗨…”花白宁苦笑着摆了摆手:“父王定然是因为我与他相认,他欣喜地冲昏了头脑,这刚认了女儿就把女儿嫁出去,太急啦,石先生定然理解父王的,就莫要拿我取笑啦,哈哈哈…”

    石铭玉面对花白宁的搪塞不以为然,他轻描淡写地说着:“那若是,石某愿意,岂不是美事一桩了?”

    “愿意…什么?”花白宁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面前的这个男人,只能一再装傻充愣。

    “愿意,娶你。”石铭玉眼神中完全没了戏谑,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他在很认真的向花白宁阐述着自己的想法。